hailstan

主页改名( •̀ ω •́ )y

冬盾!冬盾!冬盾!:

知道有部日军空袭珍珠港的电影叫《Tora Tora Tora[虎!虎!虎!]》吗?


灵感就从这来的


执念不怕多!为了队队!更重要的是为了我自己【。


《Stucky Stucky Stucky [冬盾!冬盾!冬盾!]》


【冬盾】Nobody knows 無人知曉

carolchang:

這篇算是酒後吐真言的姐妹作吧!Bucky視角。
寫完躺在文檔裡面很久了,陸續修了很多次,雖然仍不滿意,不過...今天俺生曰!發個文作作紀念吧!(先說-沒肉,不要期待!)


* * 正文 * *


晦澀的身影如雕像,完全靜止,純粹的黑包圍著他,如同月球表面永遠照不到陽光的暗區。

看著床墊上熟睡的人,他告訴自己這是最後一次。

他眼底始終只有那抹金,一直一直的,那麼多年以來,無人知曉。





那是一種銷魂蝕骨的思念。

當他從零碎的記憶、染紅的惡夢與閃回試著找回自我的同時,那個人的影子也一點一滴的滲入他的回憶。

最初是一點金,然後是雪的蒼白跟玫瑰般的紅,最後是燃燒的蔚藍。

壓抑,恐懼,憤怒,不安,渇望反覆出現。

他始終不明白。

所有找到的紀錄都跟那個人說的一樣,Barnes是美國隊長的左右手、摯友、他們在校園、在戰場形影不離,最後一起為國捐軀。

所以他真的認識了他一輩子。

但是,對一個認識了一輩子的友人,為什麼Barnes的記憶裡會有那些感覺?

他在基輔的青年旅館看到新聞報導紐約復仇者大廈跟韓國發生的事,立刻意識到那個金髮的人有危險,理智跟戰術思維叫他保持隱蔽形蹤,但本能讓他一夜頂風迎雪跨越國境狂奔百里,找到那個戰鬥中的背影 - 總是在戰鬥 -透過狙擊鏡,那一瞬間如狂潮席捲全身的激烈情緒讓他差點扣不下扳機,於是他知道,Barnes確實居住在這個軀體裡,他還有擁有那叫做靈魂的東西。

離開索科維亞那天晚上他做了脫離九頭蛇以來最長的一個夢,於是他明白那些情緒從何而來,那個人在他生命中留下無可抹滅的痕跡,深深刻在這個名為Bucky的靈魂深處。

歷史跟所謂的傳記都未曾記錄下這倆人真正的關係,因為自始自終,它都是深埋的秘密,他決定繼續讓它深埋。

他知道他總會找到他,就像他也總是能發現他一樣,他們是相生相映的雙子星,他幻想過重逢那刻能夠看著那雙藍眼睛告白心事,但顯然命運認為還玩不夠他。

最後他什麼也沒做,什麼也沒說,尤其當同樣金髮碧眼的兩人口勿在一起的時候,黑皮膚的傢伙笑得賊嘻嘻,他也笑了,他想 - 這樣才是對的。

再次沈睡顯然是個不錯的選擇,跟直接冰凍七十年醒來的人不同,他受盡折磨、歷經風霜,三十歲的外表下那支離破碎的九十多歲靈魂已經承受不了更多。曾經他給過承諾,如今他已無力再兌現;令人欣慰的是,這個讓他掛心一世的人有群忠誠的追隨者,如今有別人能看著他的背後,他這顆隨時能被啟動的未鑤彈可以安心躺進他該去的地方了。

他被喚醒時,曰子已經過去快兩年,依舊是十萬火急的緊急狀況,他不禁納悶他的生命裡是否會有和平到來的那一天,黑豹是個好傢伙,瓦坎達給予的支持和協助讓他不需猶豫就加入戰鬥,新裝上的振金手臂輕巧靈活而且力量更強大,與那人聯手出擊無需練習自有默契,完美的搭配令他心情激動熱血奔騰,與那雙蔚藍瞳眸對視的瞬間,蟄伏已久的妄念有如碡液反噬燒痛全身,原來,對他的想望不曾停止。

鋼鐵人帶著神奇博士來找他們,神情平靜的Stark仍舊讓他難以面對,他愧對曾經的友人,任何方式都不能彌補,既使他也清楚那一切都非他能掌控,他仍難辭其咎。清空腦控詞的施術有它的風險,他沒怎麼考慮就接受了,看著Steve欲言又止的深邃藍眼,他知道他害怕失去的心情,但,如果不能擺脫成為別人手中殺器的命運,他繼續活在這世上只不過造成更多人的負擔跟恐懼,他必須賭一次。

意識的剝離既飄渺又虛無,他被打碎再重組,像是抖落了一層灰,像誕生於渾沌的世界,氵青醒之後一切都變得清楚透曰月,彷彿所有的記憶都回來了,事實上幾乎是,他甚至能回憶起母親懷抱的氣息,然而仍然有什麼遺落了。

當他看著那個據說是他摯友的傢伙,那雙盈滿感情的藍眼睛似有千言萬語,奇怪的灼熱感一路燒進心底,但他絞盡腦汁也想不起這兩人之間有任何特別的交情,反而有兩個畫面特別清晰地反覆浮現 - 一個畫面帶著慵懶的上世紀情調,昏黃的燈光與舒緩的鋼琴曲,Rogers跟一個棕髮棕眼、火焰般耀眼的女人深情對視;另一個畫面還是Rogers,不過對視的換成一個金髮碧眼的女人 - 一種酸澀的苦味在舌根蔓延。

那之後他進入奇怪的嗜睡期,神奇博士的解釋是,他的手術雖然成功鏟除了九頭蛇埋在他腦袋裡的玩意,但把他潛意識裡深埋的記憶也一併清空了,算是副作用吧!(什麼樣的記憶是他想要隱瞞的?現在他連Stark母親臨終前的哀嚎都記得一清二楚。)好消息是打了劣質血清的他應該能再度憶起,只是大腦自我修復需要時間與精力,所以他的沈睡對他有好處,說的好像他還冷凍的不夠似的,但這種睡眠跟冷凍又有些不同,他一直在作夢,就像要把先前四年裡記起的東西一次補回來,他的夢境有時繽紛愉快、有時晦暗痛苦,但始終脫離不了那個金髮人兒的身影。

Steve Rogers,他翻覆咀嚼這個名字,逐漸浮現的小身板與現在如同太陽神一般的身軀不同,那雙藍眼睛透出的矛盾與壓抑倒是一模一樣,他不確定為何每次靠近都會出現那種箝制心臟、勒住氣管的壓迫感,全身細胞都叫囂著要靠近,但理智謹守著一絲清明 - 這個人,這個身上有星星的男人,不該由自己碰觸。儘管對方對他冷淡自持的態度似乎頗為不適應。


********


後來他終於發現那種像火燒一般的悸動是怎麼回事,也終於確定那些下琉的夢境不全都是夢,但同時他也想起在阿札諾被美國隊長救下,在Rogers紅暈滿面、身軀輕顫地被他徹頭徹尾檢查過之後,那個Barnes心中暗自作下的決定,也跟他之前在羅馬尼亞的念頭一模一樣,果然他們始終是同一個靈魂,做出來的決定不管是七十年以前、還是洗腦前後都沒變過 - Steve,他值得最好的人,而這最好的人絕對不包括一個全球通緝的殺人犯。

回美國前Rogers來問他的意向,他去哪他就去哪,無所謂選擇,他知道他總會走最正確的那條路,他要做的,就是追隨與守護 - 保持距離的追隨與守護。


********


復仇者基土也的生活有一點像二戰時在裏海的訓練營,也有點像在九頭蛇在布蘭登堡的訓練場 - 當然,冬曰戰士也要訓練,光靠洗腦可不能讓擁有xuè清的人直接變身超級戰士。

不同的是,在這裡,他擁有多年來沒有的 - 自/由。

有時候他還是驚嘆於人們的健忘,那些在他身邊來來去去的人,似乎都沒意識到一個曾經的殺人機器就在這裡 - 曾經,沒錯,曾經的殺人機器,雖然他現在參與的任務不時還是會取走人命,然而現在他能選擇,選擇過他想過的生活,他們是這麼告訴他的 - 包括他的心理治療師還有一大堆路人甲(好吧,有一整套美國隊長牌卡跟一隻巴基熊的Coulson 不能算路人)。

人的一生有多少機會能重來,他的前半生充滿了腥風血雨與見不得光的過去,但是他獲得了贖嶵的機會、獲得了再次”過生活”的機會,所以他努力嘗試、努力讓自己活得像一個真正的人,努力不讓那個付出所有只為他爭取一線生機的人失望。他出去社交,對咖啡廳跟他打招呼的服務員微笑、對那個射擊成績緊追在他之後的棕髮小妞點頭致意,忍受每個對他發射癡情眼神而心不在焉的學員、他甚至接受他心理治療師的意見,和他們一群醫療部的同事去喝一杯。

但這一切都讓他覺得累。

內心深處,他知道那都不是他想要的。


********


「你還...記得多少?我是說...」

他記得很多,其實。

他記得年少時初春樹下清晰的芳圝香、炎夏河岸嬉鬧噴濺的水珠、金秋午後繽紛的落葉、嚴冬從窗框縫隙透進的寒風,悠長的時光中一直有一個人,與他並肩渡過四季輪轉。

他記得第一次親上那粉潤的唇,那令他朝思暮想的人擁有玫瑰一般的唇,柔軟、溫潤,他嚐到一絲腥氣,是那人挨揍時牙齒咬破口腔滲出的紅絲。

他記得無數次凝視那雙帶金斑的蔚藍眼眸,納悶為何男孩的眼睫也能如此引人,總讓他忍不住想要看它變得濕漉漉的模樣。

他也記得內心深處的恐懼,擔心紐約的寒冷、擔心鄰街義大利小子們的拳頭、擔心那細瘦得仿佛一掐就會斷的脖子卻不懂低頭的人不肯好好照顧自己。

他還記得戰火紛飛的泥濘戰壕中他是如何祈禱上蒼把他帶走,只要讓他能回到他身邊做一縷守護的魂魄,只希望他心中那抹驕傲的身影能獲得與那黃金靈魂匹配的榮耀。

但他還缺少了什麼,記憶中的Barnes總能讓那個金髮的傢伙笑出聲,不管是小小隻的Rogers還是像山一樣壯的美國隊長。

他不是那個人,那個人早已隨著風雪消失在阿爾卑斯山的深谷。

「Bucky.Barnes是美國隊長最好的朋友,不是嗎?」

機械般制式的回答讓對面的人一臉茫然不住的失落,他斂下眼睫。既使他肯承認,他也不再是適合他的人;也或許,自始自終他就沒有匹配過。


********


「人事室的Rachel怎麼樣?還是你喜歡強悍一點的?飛行小組新進的英國妞Keira很不錯喔!而且是你那一型!」

紅頭髮的特工始終沒有拋棄幫老冰木昆創造春天的想氵去,一邊點單一邊鼓動巧舌遊說,也或許她只是樂得欣賞上世紀的老爺爺無可奈何的模樣。

「Nat…」

金髮高個兒的語氣帶著些許無奈與寵溺,凝視她的眼神彷彿是看著調皮孫女的慈愛長輩。

「Come on!Steve!生活不是只有拯救世界!我們都知道你現~在沒有那麼忙好吧!」

嘆了一口氣,他用一種”好啦我招”的表情看著紅髮女。

「你記得我上次說過...對,在車上那次,我是認真的Nat...而且我想...我已經找到那個人了。」

紅髮特工挑挑眉,停頓了三秒,最後聳聳肩表示不置可否。

拿到咖啡的兩人逐漸走遠,微風中,還能隱約聽見黑寡婦那句“對的人是吧”。



他發誓這是巧合,絕對不是故意偷聽,他放下手中早已見底的咖啡杯,面無表情地繼續滑動手機。

與Steve和Sam共居的生活平靜而規律,只要看到Steve嘴角的微笑,就能讓他一整天都心情安寧,他並不想打破這份平和,然而當Sam開始跟Maria約會時他才驚覺這樣下去是不行的,排隊想約Steve的人可以繞基土也兩圈,然而Steve一次也沒有出去過,Steve需要有自己的時間,他不能永遠佔據他,他不能再把他當成當年布魯克林在情感關係上屢屢碰壁的小個子,他得讓出空間,讓出在他身邊的位置,讓更好、更優秀的人陪伴他,就像當年的Carter。

那時他就有另覓居處的念頭,現在...既然他已經找到對象,那麼更該儘速執行。

上次遇到Pepper,她說Tony從紐約搬過來這邊時仍然幫所有人安排了住所,考慮到Bucky與Tony之間難解的仇,原本就幫他和Steve在基土也外另外置備了公寓,但彆扭的鋼鐵人一時又難以開口,所以老冰木昆們就像所有需要住宿的職員、特工那樣住進了宿舍。

這很難想像,什麼樣的人能同意解開殺害雙親仇人的狙殺令?還幫忙找到解脫枷鎖的方氵去,甚至特別準備了住處?

嘴角洩漏一絲苦笑,Stark就是Stark,果然非常人所不能,Howard啊!你養了個了不得的孩子。那時用不到的善意現在可以派上用場了,他敲完字句,按下了送出,很快就收到了回覆。

該是離開的時候了。




他最後一次坐在這裡,凝視那張既使在無光的夜晚也依舊發光的臉龐,想起曾經,他多麽害怕萬一自己回不去,在布魯克林的那個小頑固會孤老終生;想起在阿札諾的實驗台上,發現他的愛擁有了強壯健康的身體,他是多麼欣慰,當他看到所有人崇拜的眼神,棕髮女人充滿愛意的目光,他知道上帝實現了他的願望。

希望這一次你找到的那個人能順利陪伴你直到最後。



END.

我老婆是超级英雄(冬盾、詹队)

脑洞片段持续更新~~

Barnes拥有一张Stark大厦的通行卡。
实际上,Jarvis已经应队长要求把这位“外来人口”列入了复联家属一栏——当然,正直的队长并不知道有这样命名的一栏。
作为超级英雄的男友兼未婚夫,Barnes有着天生的正义感和日益增长的责任感,这体现在他生活和工作的一点一滴上头;
在每次去Stark大厦的路上,他大概至少能帮一次老奶奶过马路、给一起等红灯的小朋友几颗糖、给执勤的警察敬上一个标准的军礼,虽然这会让警察先生们警惕性地以为这位满脸笑容的小伙儿可能是分散他们注意力好在下一秒搞些什么事情之类的。

“我们结婚的时候,是不是得邀请全美国?”他这么忧心地问过心爱的队长,在他抱着笔记本要给Steve的小公寓买上一台新的咖啡机,顺便看了一眼银行余额的时候。
正在换下制服的队长笑着过来亲吻他未婚夫的额头,“Captain America的一切都可以是美国的,但Steve Rogers是你私有的,先生。”Barnes先生嘟着嘴追上去亲,心里一片甜蜜咕噜噜往外冒。

Barnes依然觉得他亏欠全美国好大一个人情,因为他拥有每天都抱着Steve Rogers醒来的机会。

所以,

“那你忙归忙,什么时候有空和我结婚?”
“我明天晚上正好有空?”

“…!!!”

(冬盾极短脑洞)我觉得我的邻居好像喜欢我

Reese隔壁新来了一个住户Bucky
另一个隔壁住的是Steve
新来的Bucky不爱说话 可是非常友好
他经常送吃的给她和另一个邻居Steve
邀约两位邻居一起周末出游
建议大家三人行看电影
Reese觉得她的邻居可能喜欢她
这让她苦恼 因为Reese有男朋友
她开始有意无意失约这些三人行聚会
直到一天晚上
她从电梯出来撞到邻居Bucky压着另一个邻居Steve在门口热吻
在Bucky终于腾出一只手捅开了门把Steve扑进门的时候,她躲回了电梯
Reese反应过来自己好像误会了什么

丧心病狂的End(≧∇≦)

啊啊啊啊啊我的宝贝儿啊!!

murmur:

梗自图2.

#美妆博主桃队人设不倒#

好像可以叫:詹队(普通人Bucky/队长盾)

脑洞片段之街边调查

James在路上被一个年轻女孩拦了下来。
女孩子的脸蛋被阳光晒的红彤彤的,热情洋溢:“只要您配合我们完成一份市场问卷,就可以获得Captain America的tsum一个哦~”
我已经获得了他本人了,Barnes先生翘起嘴角,心情大好的接过问卷,他这会儿去史塔克大厦接Steve去约会,加上一只玩具也很不错。
他的甜心喜欢这些柔软可爱的东西,虽然他没有说出口过,但James完全看得出来。
James拿起了笔——
您有配偶或者交往对象吗?yes
您和您的伴侣是从事什么职业?含含糊糊在白领那一栏打上勾
您和伴侣的性生活有什么辅助手段吗?哎?James面色微妙的在“还没尝试”那一栏画上符号。
您对于情趣用品主要关注的是哪个方面?什什什什什么?
您在选择时主要会注重那个方面?…

强撑着抑制逃跑冲动/死要面子我很上道但我原先真不知道是这种问卷的James Barnes还是镇定地填完了那份问券。

Steve很喜欢那个tsum。

晚上,他红着脸一脚把正在网上谷歌某某用品的未婚夫踹下了床。

(丧病啊啊啊啊啊我

(没试过是说辅助手段啦,不是说还没有那啥,詹队哪里忍得住(≧∇≦)

哇!!!!等通贩!!

murmur:

【本宣】先来7月30号的北京SLO场取宣传

冬盾#Stucky#小说本《罗曼史》

作者:狐皮

淘宝地址: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55762745747

准备去会场的朋友可以拍啦~

通贩的请再等一等哦

备注:上图中的实体只是参考用(本子还在制作)

激动!!!

murmur:

帮 @金鳌岛 太太弄了弄排版,少女心向的风格比较难驾驭了!搞成了冬盾金婚喜帖的风格【。等打样到手再来上真相

文本本体并没有我的插图(我就不喜欢文本有同人插图【。)而是用了原作高清片源里的剧照处理了下当封2【。不过还是会额外画张明信片 

努力下(空头支票签出去太多了 

冬盾挚爱漫本《Wish you were here》
每次重看总忍不住慢慢细看再细看,感动再感动。
冬盾,就是冬日里的阳光。
(深夜里对桶太无脑表白

授翻【冬盾AU】Sugar and Paint蜜糖與油彩C6

好看好看!!

carolchang:

依舊沒有Beta,歡迎抓蟲~




第六章:隨之而下


幾週過去,山姆發現,當史蒂夫沒有見到巴基的日子,這傢伙就會整日狂躁,假若他回到家的時候是滿臉潮紅而且身上衣服皺成一團,他就會*四處散發彩虹和獨角獸的氣息,此時山姆會用任何方式趕緊離開現場。

*原文spewed rainbows and unicorns everywhere. 彩虹跟獨角獸都意指同,大概是指豆芽從巴基那邊回來時會散發幸福gay閃光,山姆不得不走避23333(感謝冥冥咩提供翻譯建議呦~)

最後,畫廊這次的展覽取得了令人矚目的成功,尤其是那幅 - 長髮及肩,一隻貓捲縮在肩膀上的男人剪影,各種色彩繽紛播灑在他四周的畫,成功地在國際上獲得了關注。史蒂夫覺得他的生活不會比現在更完美。除了他一直等不到巴基正式要求他成為他的男朋友(或者他得自己去做這件事?),還有他們之間的性事。他們當然搞在一起了,絕對是,但每次史蒂夫試圖把他們的衣服都弄掉時,巴基總會巧妙地打斷他。

他們第三次正式的約會是在第二天,巴基想去一家新的意大利餐廳,而史蒂夫的衣櫃裡有一半的衣物都沾著油彩,另外一半的衣服不是可笑的拳擊短褲就是勉強能看的衣物,史蒂夫連看起來像巴基從街上的垃圾桶裡拿出來的東西都沒有。最後,山姆,決定他受夠了史蒂夫的暴躁,他的房間看起來像是被一場颶風襲捲過,山姆逼迫金髮小子穿上他之前穿過的黑色裝束(“但巴基已經看過了,山姆!”“閉上你的蠢嘴然後穿上它,史蒂夫!”),然後把他自己的束口短夾克借給他穿,外套鬆鬆地掛在史蒂夫的細瘦的骨架上,但與緊身的黑色牛仔褲一起形成了驚人視覺效果,史蒂夫的屁股看起來非常時尚。 山姆繼續把髮膠強加在史蒂夫頭上那堆瘋狂的乾草上,而後者一直不斷抱怨,直到他看著鏡子並閉嘴。

“好咯,”山姆沾沾自喜地笑著說。 “這次你可以得償所願的回家,不要再向我丟靠墊了吧!或者你知道,根本不回家也行噠!”

史蒂夫臉紅了,但沒有像他以往會做的那樣回嘴。山姆畢竟幫了他大忙。當門鈴響起,史蒂夫最後再瞄了鏡子一眼,然後就跳到前門,啪地把它打開。 巴基穿著一件清爽的白色襯衫和西裝外套,沒繫領帶而且上面兩顆扣子沒扣。他看起來毫無疑問英俊的令人迷醉。史蒂夫只想跳過這個約會,直接把他拖到臥室裡。

“你看起來很漂亮,”巴基咧嘴笑著,拿出一束紅玫瑰。

“你才好看要命好嗎!”史蒂夫微笑著接過玫瑰,踮著腳尖,抬起頭來吻了他一下。巴基欣然接受他的親吻,並在他們轉成深吻時伸手輕扶著史蒂夫的臉龐。

“準備好了嗎?”巴基問道,當他們終於分開,他把手伸向史蒂夫。

史蒂夫微笑著,手指纏住對方。 “沒錯。”

他們在前往餐廳的路上全程都牽著手,史蒂夫依偎在他身邊。因為他的陪伴,巴基並沒有像以往那樣去到陌生的公共場所感到不舒服。他們走進餐廳時,巴基的手一直摟著史蒂夫的腰,直到侍者將他們領到餐桌旁。他替史蒂夫拉出椅子,讓史蒂夫捲起一抹微笑,轉了轉眼珠。

“感謝您,先生,”史蒂夫一本正經地說。 “您是個完美的紳士。”

“這是我的榮幸,我的愛,”巴基彬彬有禮地回應,當他坐下來時俏皮的對史蒂夫眨了眨眼,讓後者忍不住笑了起來。

當他們完成了晚餐的點單,巴基伸手覆蓋史蒂夫放在桌面的手,將手指搭在他的手背上。史蒂夫因這觸摸輕顫了一下,當他聽到巴基呼喚,他抬起頭看向他。

“我不知道這會不會太早,”巴基開始說,他的表情既慎重又緊張。 “但是,史蒂夫,我真的很喜歡你。”

史蒂夫的內心完全融化了,他張嘴想要回應,但巴​​基捏了捏他的手。

“不,讓我說完。”史蒂夫點點頭,閉上嘴。 “當我的男朋友好嗎?”

最開始的短暫幾秒,史蒂夫沒有任何反應,巴基的心咻地涼下,但因為史蒂夫那偷了腥一般的笑容,讓他並沒有完全絕望。另一方面,史蒂夫正在努力壓抑自己,不要跳過桌面。

“好!”史蒂夫終於說,他的聲音帶著克制。他反握著巴基的手,“你還真是花了有夠久的時間。”

“閉嘴啦!小笨蛋。我很怕你會說不好唄。”

“混球,”史蒂夫回嘴,但他正在微笑。

接下來的時間裡他們一邊吃著美味的食物一邊不停互相戳來戳去。當食物送上來,他們不能再繼續握手,於是他們的腿自然地在桌子下面互相交纏。史蒂夫迫不及待地想回家,儘管他在約會的尾聲時開始感到害羞。

“你想過來嗎?”在他們結帳並準備動身回家時,巴基問道。

“是...是啊!好的。”史蒂夫笑了。

“想看Netflix?”

*我想做的比“一起窩在家裡”更多一點,史蒂夫忍不住腹誹,為自己剛剛的想法瞬間臉紅。史蒂夫只是聳肩回應,巴基挑了挑眉毛。

*I wanna “chill” more. 這個Chill的含義很有意思,求更佳翻譯。


回程的路上他們陷入舒適的沉默。他們停在史蒂夫的家門口,讓他能去換上一些更舒服的衣物,史蒂夫用了他最快的速度,在山姆能張嘴說些什麼之前就趕緊烙跑。

當他們在沙發上捲著身體彼此交纏在一塊時,爆米花被遺忘在巴基的另一邊。史蒂夫心中七上八下,期待和沮喪兩種情緒古怪的混合在一起。他忍了半小時,才吐出放棄的嘆息,一把拽住巴基褪色T卹的前襟,把嘴唇靠近深色頭髮的男子,並觀察他的意願。 巴基壓下一開始的驚訝然後露出傻笑。要知道,史蒂夫可不是經常主動的。

“你想要什麼,蜜糖?”巴基無辜地問。他已經發現只要是跟性有關的事對史蒂夫來說都很難啟口 - 包括要求接吻。難得他採取如此熱情的行動,巴基可不會任他閉口不言讓那可愛的聲音躲在喉嚨裡。

史蒂夫從喉嚨深處發出了一個惱人的聲音,他雙唇半噘,給了他一記小狗狗眼,加強他表達抗議的效果。 巴基永遠沒辦法拒絕他那雙眼,不過,跟他相處的時間夠久的讓他學會,只要不去看那雙狗狗眼,而且想辦法讓史蒂夫分心,那麼巴基就能抵擋得住。

所以,他把手放在史蒂夫的大腿上,傾身靠近,直到嘴唇停在那纖長的頸子旁,又沒有真的碰觸到。他可以聽到史蒂夫急促的呼吸和狂跳的脈搏。

“我不能給你你想要的,如果你不把要求說出來,”巴基低語,感覺空氣中性感張力的火花正在噼啪作響。他收緊了抓在史蒂夫大腿的手指,得到對方一聲小小的哀鳴。

“吻-吻我?”史蒂夫勉強說出口,他的手緊緊地抓著巴基的T卹。

“任何你想要的,蜜糖,”巴基沈靜地說,傾身啄吻史蒂夫的臉頰,然後坐回沙發上看電影。史蒂夫僵住了一分鐘然後皺起眉頭。他轉過身去跨在巴基身上,有效地阻止了他的視線。 巴基的手自動捲上史蒂夫的小腿然後輕輕摩擦著金髮小子的雙腿。

“你擋住螢幕囉!蜜糖。”

“巴基!”史蒂夫憤憤不平地說。

“好啦!好啦!對不起咩,”

(譯者語:怎麼這樣逗人家捏!巴基你太壞啦!XD)

巴基咧嘴笑著,往前吻上史蒂夫的唇瓣,但在史蒂夫將舌頭伸出來時又退開。當他看到史蒂夫小臉上迷惑的萌樣,忍不住偷笑,但很快,他再次回到了吻中,這一次,他們的舌頭激烈地交纏推擠爭奪主控權,激情一觸即發。巴基的手指插進史蒂夫的髮絲,史蒂夫緊緊地攀著巴基的肩膀。史蒂夫就要被這種感覺磨碎了,他溢出一聲窒息般的低吟。將手掌向下滑到巴基胸前,那讓後者低喘出聲,史蒂夫的手摸向巴基T恤的下擺,想要把它捲起來。和往常一樣,巴基的手阻止了他作亂的手,然後繼續吻他。

這一刻,他一生中曾有過的所有自我懷疑一起湧上,那感覺擊垮了史蒂夫。他以為巴基反對把他們之間的情事提升到一個新的水平,是因為他們還沒有正式確認關係。但是,如果巴基實際上不想要他呢?他覺得他不夠有吸引力嗎?史蒂夫從親吻中退了出來,當巴基傾身追逐他的嘴唇時,他偏過頭。

“蜜糖?”巴基問道,他的一隻手仍然抱著史蒂夫的頭,另一隻手握著他的手腕。

“你為什麼不......”史蒂夫舔了一下嘴唇,試著穩住自己。 “你不喜歡我嗎?”

“史蒂夫?你在說什麼呢?”巴基放開他的頭,拉緊他的另一隻手,擔心地看著史蒂夫眼底受傷的情緒。

“你不想做任何事情 - 比親熱更進一步的事,對嗎?”史蒂夫脫口而出。 “我不是......我不...我又不醜。” 史蒂夫小聲地說,他的肩膀蜷縮著,捲曲起自己,多年前那些惡霸嘲笑的話語在他耳邊響起。



“哦,寶貝,哦,史蒂夫,不!”巴基再次捧著他的臉,讓他抬起頭然後親了親他的額頭。 “不是你的關係,是我,我不想讓你看到......” 巴基嘆了口氣,隨後雙手滑落在身旁,再次嘆息。

“巴基?”史蒂夫深邃美麗的雙眼凝視著他。巴基笑了笑,但史蒂夫可以看出他的免強。

“我告訴過你,我以前待過軍隊,”巴基開始說,試圖聽起來很堅強,但他騙不過只慢慢點頭的史蒂夫。 “我是中士,那時我們有個任務,你知道嗎?它不應該有任何危險的,但我們沒有得到正確的情報...“他停下來深吸一口氣。史蒂夫慢慢地向挪動,把頭枕著巴基厚實的胸膛,輕輕用雙臂環著褐髮男子。 巴基摟著史蒂夫,把他拉近,渴望安慰。

“那有一顆土製炸彈。我試著把我的隊友們推開,但是 - “他痛苦地扯了扯嘴角。 “那天我們失去了兩個人,而我記得的下一件事就是在醫院裡醒來,我的整個身體左側都是繃帶。他們說我很幸運,他們沒有把我的手臂截肢。我應該知道的,我應該 - “

“巴基,”史蒂夫打斷了他,緊緊抱住他。這不是你的錯,他想說,但他知道這不是他能決定的。 “我很遺憾,”他低聲說。 “你太勇敢了。”

巴基只是把臉埋在史蒂夫的頭髮上,搖了搖頭。 “我不...我...”

“你是,巴基,”史蒂夫聲音中帶著堅定的不容置疑。 “你太勇敢了,我為你感到驕傲。”

巴基把他摟得更緊了,史蒂夫幾乎不能呼吸,但他並不介意。

“那真是太醜了,” 幾分鐘後,巴基低聲說。史蒂夫知道 - 他之前看到過,但那並沒有減輕巴基對他的吸引力。

“我能看嗎?”史蒂夫安靜地問。過了很長時間,巴基才點點頭,鬆開了握住史蒂夫的手,在史蒂夫溫柔地掀起他的T恤時配合的將手舉起。

他看向別處,等著先前他曾聽過無數次的評語或者更糟糕的 - 厭惡、容忍的微笑和“沒關係”,然後他們會將視線移開,避免去看他的疤痕。但史蒂夫...史蒂夫停了下來,俯身在那些醜陋的白色和怒張的紅色疤痕上印下輕吻。然後,他伸出舌尖舔舐最大的那個疤痕。

“史蒂夫!”巴基驚喘,雙手緊緊地抱在肩膀上。

“好的,對不起,這太超過,我會停止這樣做,”史蒂夫低聲說,他繼續將輕吻印在那些疤痕上,但這不是巴基的意思。他感到淚水在他的眼中聚集,這一次,當他低喃著史蒂夫的名字,嗓音中帶著寧靜和破碎的情緒。

史蒂夫抬起頭,手上仍然撫著那些疤痕;另一隻手輕觸巴基的下巴,迫使他抬起眼睛與他對視。 “嘿,你很漂亮,”史蒂夫說。 “全身都是,在我的生命裡,從來沒有見過比你更美好的男人了。”史蒂夫回以巴基一個水漾迷濛的微笑,就像獲得了某種勝利。

“它們還會痛嗎?”史蒂夫有些猶豫地提問,但當他垂下眼睛,他的視線被巴基精壯身體上其他的細節所吸引。這堅實的身材簡直像岩石那樣堅硬(史蒂夫很肯定,他用手檢查過啦!)。

“已經沒什麼感覺,”巴基回答,他的聲音現在聽起來很平穩。

隨著他心中突然燃起的念頭,他將心中原本飢渴的思緒推到一邊並行動起來。史蒂夫從沙發上站起,伸出手,將一臉迷茫的巴基往臥室拉。

“來吧!我想嘗試一些東西。”



TBC.